亚博vip888

  •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达达文库
  • 文档下载
  • 音乐视听
  • 创业致富
  • 体裁范文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创业致富 > 正文

    “赣南王”史文清落马记

    时间:2020-10-24 04:26:39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郭芳 杨百会

    中新社

    9月21日晚9点,一条消息刷爆了赣州人的朋友圈:

    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史文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满屏都是奔走相告的消息。赣州城弥漫着抑制不住的“大快人心”的興奋。

    当天晚上,很多人听见了阵阵爆竹声,还有人看见了赣州城里江边上绚烂的焰火。一些人提前听见风声,准备了鞭炮和焰火;有人来不及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就迫不及待地去买来补放。

    “那天晚上,广场上多少人在放烟花啊,赣州市中心城区是禁止放烟花爆竹的,但依然有很多人在燃放,即便有人因此被行政拘留。可见多少人痛恨他!”赣州当地政商界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一位高级别官员的官声如此,极为罕见。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在史文清被宣布接受调查后,他曾经重用的多位部下也被带走调查。与此同时,中纪委的相关办案人员开始向此前曾举报史文清的狱中官员核查了解情况。

    从未间断的举报

    史文清的仕途起步于吉林,主要履历集中在吉林、内蒙古、黑龙江,2007年调至江西并晋升为副省级。2010年,时任江西省副省长史文清多了一个重要职务:赣州市委书记;2011年,他跻身江西省委常委之列,同时担任赣州市委书记、赣州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那是史文清的权力巅峰时刻。

    现在回头再看,那也是赣南官场很多人的梦魇时刻。他们形容称:在之后的数年时间里,史文清在赣南的滥权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那些年,在赣南,他迫害了多少人,官声极差,引起极大的民愤。但这么多年,多少人去举报和申诉,均无音讯。”赣州市安远县原县委书记邝光华的儿子邝凯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说。

    邝光华在史文清主政赣州期间落马,邝凯一直在举报史文清并替他的父亲申冤。

    对于那些一直在举报史文清的“被迫害者”来说,这是一个迟到的好消息。

    早在2014年6月,史文清的“老领导”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作为苏荣亲信的史文清“什么时候落马”便成了赣南人关心的问题。

    苏荣落马之后,江西官场陷入了塌方,至少6位副省级官员、逾10位厅级(副厅级)官员也相继落马,被连根拔起。但从苏荣落马一直到江西省委数次清除苏荣遗毒,这几年史文清看似始终“屹立不倒”。

    而在此期间,有关史文清为苏荣的家属插手赣州的土地、项目和矿产资源提供便利、“排除障碍”的举报几乎没有间断。

    但这些举报始终无法撼动史文清。真正对他形成杀伤力的是2019年底来自3位企业家的实名举报。

    一篇题为《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的自媒体文章详细讲述了这3位企业家对史文清的举报:史在赣州期间,反复向这些商人索取巨额钱财,包括一批价值2000万元的黄金,以及指定账户结汇的1.32亿元现金。该文还附上了发票和转账记录,在全国引发舆情汹涌。

    当时,史文清还对媒体回应称,“所有的都是诽谤造谣,我现在正在给组织作(写)一个说明。”

    然而,听的人不信,说的人也不一定信。

    将近一年之后,史文清终于等来了他的结局。

    那些年被查处的县委书记们

    “从2010至2015年的近6年间,他真的胆大妄为到把自己当作是赣南的王了。”一位通达赣州政情的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形容说,史文清就像一个封建土皇帝一样,大搞权力垄断,要求所有人对他在赣州绝对服从。“下面的人稍有不从,就会被整得很惨。赣南官场被搞得天翻地覆,就像是白色恐怖一样。”

    那些年,赣州那些被他置于异己之列的官员人人自危,有的被调离重要岗位,有的被查处入狱。

    据不完全统计,史文清治下,赣南被查处的副处级以上官员有16人之多。其中,于都县原县委书记胡健勇、安远县原县委书记邝光华、瑞金市原市委书记钟炳明、会昌县原县委书记傅春荣等4位赣州下辖县县委书记的落马在当地官场引起较大震动,胡健勇案和邝光华案更是轰动全国。

    这些案件撕开了史文清治下赣州官场生态的一角,他与下属们的矛盾和所涉及的腐败问题也随之曝光。

    有赣州官场人士称,史文清到赣州之后,曾让人召集市里5位主要局的副局长分别闭门写出前任市委书记最喜欢的5个人和最讨厌的5个人。随后,他划了一条清晰的界线,将其前任的旧部“亲信”全部剔除在外,进行排挤和打压。

    时任于都县委书记胡健勇曾是前任赣州市委书记的秘书。据说,他与史文清之间的矛盾由此而生。

    2011年,胡健勇被通报称,其因未被列为拟提任副厅级干部人选而心存怨恨,指使原司机组织多人,肆意捏造虚假信息,通过电子邮件、手机短信、匿名书信、知名网站发帖等方式,对赣州市2011年换届工作和有关领导进行造谣污蔑。

    通报中的“有关领导”即时任赣州市委书记史文清。

    2012年,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胡健勇无期徒刑。

    赣州当地一位官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为威慑警示,胡健勇案庭审时,史文清要求赣州所有县市区的书记、县市区长们到场旁听。当时,赣州所有的党政部门、国有单位都要传达贯彻《关于胡健勇干扰换届严重违纪问题的通报》精神。

    在胡健勇之后,第二个落马的是安远县原县委书记邝光华。邝光华坚称他是因为得罪了史文清而遭到了打击报复。

    2014年8月,邝光华案一审开庭,他当庭举报了史文清和苏荣。

    那些年,当地官场流传的明规则是,成为史文清情人的女干部很快得到提拔,而那些不愿意接受他权色交易的女干部,则受到他的打压甚至迫害,被整得很惨。

    “他不只盯上女干部,还盯着男干部的家属。他最喜欢对下面的一些干部说,带上你老婆一起来吃饭。有迫切想要获得提拔的男干部真的奉献了自己的家属,有干部的老婆天天陪着史散步。”上述赣州官场人士说。

    史文清也曾多次让钟炳明带其妻子一起去吃饭,但遭到了拒绝。“钟炳明的妻子不喜欢官场上的应酬,也没有这个心思,没有任何其他诉求,她认为丈夫在外面做事,她有什么必要去陪呢?” 这位赣州官场人士说,钟炳明夫妇因此惹怒了史文清。“他要把他的权力用到淋漓尽致的地步,而你不能有任何一点不服从或让他不满意的地方。”

    监控

    面对霸道、滥权的史文清,赣南官员们如履薄冰,不少人说他们长期处于史的监控之下。

    据知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史文清指示赣州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玉福花了3000多万元买来监听设备,监控他手下的主要官员及他们的秘书、司机们。

    在被史文清监控的日子里,一些官员们在寻找保密性能最强的手机及各种防监控的手段,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被监控的官员还包括和史文清一起搭档的时任赣州市市长冷新生。

    上述赣州当地政商界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史文清与冷新生两人关系并不和谐,早有嫌隙,因此冷新生亦在其监控之列。

    据《一位副省級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一文引述一位企业家的话称:“史文清要我取50万现金,用矿泉水纸箱装好送到时任赣州市长冷新生的住处,想下个套对付冷新生。”

    这位企业家拒绝了他的要求。

    冷新生最终还是落马了。2018年5月,冷新生因收受财物900多万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

    当年负责监控事宜的时任赣州政法委书记马玉福被称为史文清的“打手”。在史文清担任赣州市委书记期间,他以火箭的速度晋升,从时任寻乌县委书记被调任赣州市委副秘书长,仅3个月后,升任赣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此后,在该任上把持赣州政法系统长达8年之久。

    2019年6月,马玉福先于史文清落马,他被指控了3项罪名: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据悉,马玉福落马之后向有关部门交代了监控事件。

    此外,《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亲自负责监听的赣州市公安系统有关负责人目前已经被带走调查。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史文清主政赣南的那些年,赣南的官员们必须接受这样的官场逻辑。一边是不断被他查处的异己派,另一边是坐着火箭晋升的亲信。最夸张的是,有人从镇级负责人直接被提拔为县主要领导。

    “一些重要岗位,他宁愿空缺着一直等,等到他要提拔的人符合条件。” 上述赣州官场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2013年9月,南方周末刊发《四大县委常委长期空缺 龙南县委为何唱起“空城计”》一文,报道了赣州龙南县县委组织部长、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和县委书记全部空缺的罕见现象。由于长期空缺的都是市管干部,且是一个县的四名常委,当地官员直指:决定权在市委书记。

    那些年,赣州官场的荒诞层出不穷。

    排长队、拎鸡蛋、喝米酒、相拥涕泪……这是2015年7月史文清卸任赣州市委书记之时轰动网络的千人送别场面,后来被揭穿这是一场悉心安排的“表演”。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与他落马后赣州广场上此起彼伏的爆竹声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这是一个典型的两面人,表面上装出慈善、可亲可敬的样子,背后的贪婪、腐化、恶毒你根本无法想象。而正是这样一个人,在苏区赣南肆意妄为了数年之久。好在这一切终于结束了。”上述赣州当地政商界人士不无感慨。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20年第19期)

    编辑:杨百会 [email protected]

    美编:黄河浪

    相关热词搜索: 落马 赣南 史文清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