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博vip888

  • 图纸下载
  • 专业文献
  • 行业资料
  • 教育专区
  • 应用文书
  • 生活休闲
  • 杂文文章
  • 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达达文库
  • 文档下载
  • 音乐视听
  • 创业致富
  • 体裁范文
  • 当前位置: 达达文档网 > 生活休闲 > 正文

    探秘羊头恶魔巴弗灭

    时间:2020-10-05 06:40:45 来源: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波特先生 波米提

    2017年8月,极右翼分子和新纳粹组织聚集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抗议拆除南部联盟将军罗伯特·李的雕像。因为在他们看来,罗伯特·李的肖像代表着“美国白人的文化和尊严”。在夏洛茨维尔骚乱当天,休斯敦一個左翼组织碰巧举行支持移民的游行。知道发生骚乱后,支持移民的游行立即演变为反对白人至上的示威活动。这次“团结右翼”游行造成1人死亡,19人受伤,展示了其象征和表现的真正力量。在此两年前,在美国的另一个地方,一个不寻常的雕像成为了争议和抗议的焦点,幸运的是没有引发暴力行为。

    信仰魔鬼的撒旦圣殿

    2015年7月,在密歇根州底特律的一个秘密地点,撒旦圣殿(一个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塞勒姆的美国组织)竖起了一尊高2.7米的青铜雕像。虽然撒旦圣殿被比作安东·拉维的撒旦教会,但它更具政治性,而且拉维不相信魔法的功效。雕像是一个长着翅膀、山羊头、羊蹄的人,旁边有两个崇拜他的孩子。这座底特律的雕像抬起了右臂,右手的两根手指呈教皇祝福的手势。左手同样也呈祝福姿势,但手放在齐腰的高度。撒旦圣殿宣称他们的雕像代表了典型的“巴弗灭”。

    巴弗灭(Baphomet)是有名的基督宗教恶魔之一,是现今最为人所熟知的羊头恶魔,也是撒旦的代名词。这个名字的起源尚无定论,据说,其名字源于希腊的“baphe”与“metis”,意为“吸收知识”。

    它最早出现于12世纪晚期一首与穆罕默德有关的诗篇中,在14世纪初又作为异教偶像的称呼,出现在异端裁判对圣殿骑士的审讯笔录中。到了19世纪,这一名称随着一系列伪历史作品的出版又进入了人们的视线,这些作品试图将圣殿骑士与一系列阴谋论联系起来。“巴弗灭”从此开始与法国神秘学家艾利法·莱维所画的“安息日之羊”关联起来。

    撒旦教会的创始人安东·拉维于1966年成立了这个颇具影响力的神秘学团体。这个组织以“巴弗灭印记”作为它的官方标志:一个置于倒五角星内的巴弗灭山羊头人。巴弗灭在撒旦教仪式中是很显著的存在,它作为符号被放置在撒旦仪式的祭坛上。拉维在《撒旦圣经》中解释了巴弗灭这个符号:

    从古至今,巴弗灭有很多不同的称呼,包括门德斯山羊、千年不老之羊、黑暗之羊、犹大之羊,其中最恰当的也许就是替罪羊。巴弗灭代表着黑暗权力与山羊生产、生育力的结合。围绕在符号外围的希伯来字母可以拼出利维坦——深渊之水中的蛇妖,也就是撒旦。

    在一些当代的新异教徒和巫术崇拜者的圈子里,巴弗灭已经开始代表生命力量的化身,就像潘神(希腊神话中羊群和牧羊人的神,性好女色,放纵情欲。)或狄俄尼索斯(希腊神话中的酒神、植物神、繁殖神和欢乐神。)一样。迷幻、身体魔法、舞蹈和神圣的性都是澳大利亚新异教信仰狂欢节的特征,这个始于2000年的节日在墨尔本郊外的一个地方举行,为期四天。狂欢节的主神是巴弗灭。这里的巴弗灭有男有女,既可怕又刺激,既是有敌意的又是友好的。因此,巴弗灭这个名字至少部分来自中世纪女巫聚会上供女巫膜拜的山羊般魔鬼的形象。

    然而,巴弗灭这个名字最初指的是什么呢?山羊头的形象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底特律雕像原型

    这座底特律雕塑的意象是基于《高等魔法的信条与仪式》中的羊,作者是法国神秘主义作家艾利法·莱维。它的标题是《安息日之羊:门德斯巴弗灭》。门德斯是古埃及城市杰代特的希腊名字,那里的居民认为所有的山羊都是神圣的,公山羊甚至比母山羊还要神圣……公山羊是最神圣的,它死后,整个门德斯地区都要哀悼它。在埃及语中,“Mendes”既是公山羊的名字,也是潘神的名字。城市的守护神之一是公羊神巴奈布杰代特,有时也被描绘成山羊形象。

    莱维对巴弗灭的描绘与撒旦圣殿的雕像不同之处在于:前者的巴弗灭是雌雄同体的,有一对女性乳房;
    炼金术的专有名词SOLVE (分开,溶解)和COAGULA (凝固,结合在一起)分别在其右前臂和左前臂上;
    两轮新月分别在两手指向的方向,一个明亮一些、一个黑暗一些。对莱维设计的巴弗灭的解释往往强调其对立统一性——男性与女性,善与恶,日与夜——都是万物的代表。莱维本人将其描述为一个“泛神论和不可思议的绝对形象”。羊的头代表物质和身体,而羊的翅膀则象征着天意或自然。四个元素是存在的:端坐在一个地球仪上(地);
    鱼鳞装饰着腹部(水);
    它的翅膀表示空气,在它的两个角之间燃烧着火焰。

    莱维在《高等魔法的信条与仪式》中重申他相信巴弗灭的形象是整个神秘哲学的象征,它隐藏在前古典希腊神话、卡巴拉、赫尔默斯文集和炼金术士的伟大著作中,因为“它们是同一秘密的不同形式表达”。

    他说:“諾斯替派把它描绘成圣灵的身体;
    在安息日和神殿的秘密仪式中,人们以巴弗灭或雌雄同体的门德斯的形象作为崇拜的对象。”

    有人认为,莱维设计巴弗灭的灵感来自位于巴黎东南约150公里处的一座圣殿骑士团会所上雕刻的头像。也有人认为,莱维更有可能是受到了另一件雕刻品的启发,这件雕刻品在16世纪的哥特式圣梅利教堂的外部,位于巴黎蓬皮杜中心附近。它与莱维的巴弗灭有几个相似之处:都是长着翅膀和角的魔鬼形象,有女性的乳房,蹲坐在基座上。

    被称为“画家中的莎士比亚”的戈雅那令人难以忘怀的、梦幻般的画作《女巫的安息日》中,一只巨大的山羊掌管着女巫集会,这可能是莱维的另一个灵感来源。像莱维的巴弗灭一样,这只山羊笔直地高坐在一个土堆上,手臂举起,一弯新月出现在背景中。还有一个可能的灵感来源是弗朗西斯科·玛丽亚·瓜左的《玛里菲卡卢姆》(1608年)几幅插图中的那个长着山羊脑袋和翅膀的魔鬼。

    圣殿骑士审讯录中的巴弗灭

    圣殿骑士团与巴弗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莱维似乎把门德斯山羊或公羊神巴奈布杰代特与圣殿骑士崇拜的对象巴弗灭混为一谈了。在14世纪早期圣殿骑士审讯和审判的记录中,有时会出现巴弗灭这个名字。很多人认为巴弗灭这个名字最初来源于“穆罕默德”,暗示在十字军东征期间,圣殿骑士与撒拉逊人的敌人有过密切的接触,并吸收了他们的一些宗教思想。

    巴弗灭这一名字在几份供述中出现,被承认为圣殿骑士们崇拜的偶像。但是关于它的形象没有一致的看法,对偶像的描述是多种多样的,不像莱维的山羊头的形象。几份供述中的描述千差万别:

    有的是有三张脸的头的形象,有的只有一张脸,有的有头骨。他们崇拜这个偶像,特别是在他们伟大的牧师会和集会中。有时称它为巴弗灭或马哈米特……有时它是神,是使树木开花、植物生长的创世主;
    有时称它为救世主,它可以制造财富;
    有时它是神的朋友,能够向神祈求;
    有时这个偶像能预言;
    有时有恶魔伴随或顶替它……

    在其他地方,人们把圣殿骑士崇拜的偶像看作:镀金或铜的头或其他圣物盒;
    挂在墙上或木梁上的画;
    有两副面孔;
    有四副面孔;
    长胡子的人的头;
    “一张有血有肉的脸……用狗毛……染成非常蓝的颜色”。人们也经常提到猫是崇拜的对象。

    尽管我们关注这些关于偶像崇拜的供述,大多数圣殿骑士的忏悔都是关于他们对作为救世主和上帝之子的基督的否认和反驳。因此,在巴黎审讯期间调查的231名圣殿武士中,大多数承认他们否认了基督并玷污了十字架,但只有极少数承认崇拜一个头颅。反叛基督是最主要的罪名,其他的罪名都是由此而来的。

    圣殿骑士团是否真的是异教徒,他们的宗教和神秘观点是否与主流基督教相去甚远,这仍然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一种观点认为,这些人中有许多曾遭受过酷刑,他们只不过是在反刍审判官的幻想。诺曼·科恩在他的《欧洲的内心恶魔》一书中指出,针对犹太人、女巫和类似的“其他”群体的类似指控也针对圣殿骑士团。因此,他们被指控与美丽的女鬼交往、有同性恋行为、在十字架上吐口水、崇拜偶像,以及用燃烧过的圣殿骑士尸体的灰烬制造一种有效的魔法粉末。

    巴弗灭与穆罕默德

    任何试图解开这段错综复杂历史的尝试,都必须首先确定中世纪基督教作家是否真的用“巴弗灭”(Bafomet)这个名字来代替“Mahomet”(穆罕默德)。确实有几个这样的例子。1250年,在一首哀悼第七次十字军东征失败的诗中,游吟诗人奥哈拉克提到了“Bafomet”。“基督教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我相信我们以前从未遭受过如此巨大的损失,因此我们不妨放弃对上帝的信仰,改为崇拜Bafometz(Mohammed)……”

    另一首吟游诗人之歌(据说是出自一位被称为圣殿骑士的意大利诗人)则以1265年十字军王国的一系列失败为主题。它包括以下几行:我们每天都失败,因为上帝睡着了,他曾站在那里守望,而Bafometz(Mohammed)用他所有的力量在行动。

    大约在1235年,法国有一首古老的史诗《西蒙·德·普里尔赞美诗》,其主题是查理曼大帝时期法兰克人对撒拉逊人的讨伐。在这里,Bafumetz这个名字似乎是中世纪基督徒信仰的几个被穆斯林崇拜的异教神之一,其他的是特马根(捏造的回教神)、朱庇特(罗马神话中的宙斯神)和亚玻伦(无底坑的使者,疫病之王,死之暗天使)。

    请注意,所有上述提到的巴弗灭都出现在圣殿骑士口供和记录中的巴弗灭前几十年,这证明了这个名字在很久以前就存在了。

    在调查和审判之前,没有证据表明骑士们与一个人头形状的偶像崇拜有关(不管是不是叫巴弗灭)。此外,尽管进行了彻底的检查和搜查,在整个欧洲的任何圣殿里都没有发现这样的头颅。有人认为,对圣物的崇拜可能导致了这些偶像崇拜的指控;
    圣物在基督教世界很受欢迎,它们可能是真正的圣徒头骨,也可能是镀金的珠宝复制品。至于圣殿骑士,有人认为他们对两位殉道者(圣人尤菲米亚和厄休拉)头骨的崇敬是被故意误解的。

    另一个传闻——圣殿骑士在中东长期逗留时,骑士们可能接受了撒拉逊人(伊斯兰信徒)的习俗和宗教,在审讯过程中被明确告知新入道的骑士吐口水并践踏十字架,然后伴随着“Yalla”——听起来很像阿拉伯语的“Ya Allah”的哭喊声被带到巴弗灭旁。再次,很有可能那些被剥夺了睡眠和食物、迷失了方向、被折磨的囚犯只是在重复审讯者自己的信仰和幻想。

    圣殿骑士所谓“崇拜偶像、向十字架吐口水或撒尿”的行为,早先就被用来指控当时被腓力四世绑架的教皇波尼法爵八世。而对于圣殿骑士崇拜异教偶像巴弗灭的指控是前所未有的。《圣殿骑士百科全书》的作者凯伦·罗尔斯指出,无论是《圣殿骑士法规》中还是中世纪圣殿骑士的文件中都从未提及过巴弗灭这一名字。

    也有人认为,成教过程中“亵渎神灵”的事情确实发生过,但只是一种训练形式,通过这种方式,一个入道新人被告知他可能会被撒拉逊人抓住(就像英国空军特别部队士兵在动乱期间被派往北爱尔兰之前接受的模拟被抓获并审讯的训练一样)。

    撇开骑士们是否否认过基督是真神这个问题不谈,似乎他们对巴弗灭的崇拜,很有可能是他们的询问者的发明,也许部分是基于对圣物崇拜日益增长的反感,部分是受到中世纪神谕头颅传统的启发。

    塔罗牌里的恶魔

    莱维的巴弗灭显然是艺术家帕梅拉·科尔曼·史密斯为《著名的骑士》设计的第15部塔罗牌魔鬼的原型。维特塔罗牌,首次出版于1910年,另一种著名的牌是马赛塔罗牌,在此之前200年就已经不存在了。塔罗牌中的恶魔与莱维19世纪50年代的巴弗灭画有明显的相似之处,画中有角、翅膀和女性乳房,同样,一只手臂指向天空,而另一只手臂指向地球或地獄。在《高等魔法的信条与仪式》中,莱维多次提到“意大利塔罗牌”(当时是马赛塔罗牌的同义词)。然而,相比之下,艺术家博尼法西奥·本博受维斯康蒂和斯福尔扎公爵家族的委托制作的,更古老的维康蒂-斯福尔扎塔罗牌的恶魔可以追溯到15世纪中期。

    由此看来,早期塔罗牌的设计很可能对莱维产生了影响,就像他自己的巴弗灭是后来众多作品的灵感来源一样。维特塔罗牌一经问世便风靡全球,成为一代经典。而且,随着这种牌的广泛流传,19世纪晚期,法国记者兼作家利奥·塔希尔制造了臭名昭著但却十分成功的反共济会骗局,他利用莱维的巴弗灭抹黑共济会,把其指作邪恶的阴谋。

    巴弗灭启示

    塔希尔的指控并不新奇,在他发表虚假声明的80年前,大约在莱维开创性的巴弗灭插图第一次被发现的50年前,另一篇文章发表了这篇文章对巴弗灭神话的构建具有重要意义,这就是约瑟夫·冯哈默·珀格斯托尔男爵的《东方宝藏》。在这本书中,这位奥地利历史学家对骑士团采取了明显的敌对立场。冯哈默认为圣殿骑士团是异教徒的一个分支,从诺斯替教派、特别是奥菲特派开始,经过阿尔比派和哈桑一世刺客,最终导致了共济会的启蒙运动。作为一个狂热的反动分子,他试图把法国大革命中的激进分子描绘成过去某些亵渎和邪恶意识形态的继承者。实际上,他是一位早期的阴谋理论家,信奉福凯特钟摆式的“大统一”理论——几个世纪以来,无数秘密组织都是一个团体的化身,致力于实现其权力和统治的最终目标。

    为了支持他的观点,即巴弗灭不是圣殿审判官的发明,冯哈默提供了从古典晚期到中世纪的各种绘画和雕刻艺术品作为证据。这些被认为是在异端、狂欢和祭祀仪式中出现的巴弗灭,他声称,是幸存的诺斯替信仰的例证,这些信仰被圣殿骑士热情地延续着。这些物品的草图出现在《神秘巴弗灭启示》中。但是,当代历史学家的普遍认为,这些文物是赝品。

    在写《神秘巴弗灭启示》之前的几年,冯哈默还翻译过《古代字母表》和《象形文字解释》,这是9世纪或10世纪阿拉伯历史学家、炼金术师伊本·瓦希亚撰写的神秘文本,伊本·瓦希亚被认为破译了古埃及象形文字书写系统,比法国语言学家商博利昂早了800年。在《古字母表》中,在几页象形文字和它们的含义之后是一个奇怪的甲虫身体,有翼的形象,被命名为“Bahumed”。伊本·瓦希亚写道:“这表达了最崇高的秘密,最初被称为Bahumed和Kharuf。世界自然的秘密,或秘密的秘密,或万物的开始和回归。”

    冯哈默为Baphomet这个名字提供了自己的词源,他认为这个词来源于希腊的βαφη(bafo)和μητεο?(meti),也就是说,“诺斯替的洗礼,不是用救赎之水来完成的,而是用火来进行的一种精神上的洗礼:BAFOMET因此意味着灵魂的启迪。”

    无论冯哈默的理论是否正确(大多数现代历史学家都对此不屑一顾),《神秘巴弗灭启示》,尤其是线条图的样子,很可能对莱维的“巴弗灭”概念产生了重大影响。

    圣殿骑士团是神秘团体?

    如今,很多人认为圣殿骑士团是古代智慧和强大的魔法知识的储存库,而不是简单的十字军战士或银行家。消极的观点认为他们是一个启示性的秘密团体,致力于统治世界。巴尔扎克把他们描绘成从迦勒底、印度、波斯、埃及和摩洛哥传下来的神秘秘密的守护者。相比之下,沃尔特·罗利的圣殿骑士冷酷无情、狂热,没有宗教或道德价值观,一心只想积累和巩固手中的权力。诗人杰拉德·德·纳瓦尔把十字军东征的圣殿骑士看作一个秘密和神秘的社会团体,试图将天主教与德鲁兹、诺斯替和艾赛尼等中东教派的思想结合起来。

    德鲁士在他的《东方航海家》中写道,“与毕达哥拉斯学派、艾赛尼派、诺斯替派相比,圣殿骑士、鲁格-克鲁瓦和现代共济会似乎借鉴了他们的许多思想。”他还声称德鲁兹人使用一块黑色的石头作为相互识别的手段,并且这块石头一定是在圣殿骑士审判中提到的bohomet(小偶像)。据推测,这块黑色的石头就是对麦加神圣天房(建于麦加清真寺内的方形石造殿堂,内有供教徒膜拜的黑色圣石)的呼应,但是,从一块有着神秘名字的神秘石头的意义上来说,它也特别让人联想到肯尼斯·格兰特对黑石伊萨克萨尔的狂热崇拜(通过亚瑟王的小说《黑印章》)。

    东方圣殿骑士团

    在20世纪初,一群德奥共济会的高级成员建立了东方圣殿骑士团(OTO)。它与其他共济会修道会的不同之处在于,后者将性魔法置于其核心地位,而性魔法的教导显然源自印度瑜伽。14世纪的审判将圣殿骑士与大众想象中不寻常的性行为联系在一起。

    就在10年之后的1912年,时任OTO会长的西奥多·罗伊斯任命克罗利为该教在英国的领袖。克罗利取了个神奇的名字叫巴弗灭。通过这样做,他不仅将自己与圣殿骑士的深奥和原始共济会的智慧联系在一起,而且,通过莱维的亵渎神明的、带有性意味的门德斯山羊形象,或许还将自己与撒旦教联系在一起。克罗利写道,“他不是人类的仇敌、乃是那创造我们种族之神,能知道善恶。他的象征是巴弗灭,拥有神秘完美的象形文字的雌雄同体。这就是撒旦或路西法(原是非基督教系中的光明之神)的光明使者,人类的老师,鼓励我们像孩子一样胆小的人类变得自由思考和独立。”

    1918年,在阿玛兰特拉工作期间,在罗迪·米纳的引荐下,克罗利与阿玛兰特拉巫师进行交流。克罗利向巫师询问正确的用希伯来字母拼写巴弗灭的方法。他被告知词末再加一个“R”拼做BAFVMIThR,他把这个名字与密特拉神(Mithras)联系在一起。通过希伯来字母代码,这个拼写产生了数字729(9x9x9)。克罗利写道:“这个数字从未出现在我的神秘工作中,因此对我毫无意义。然而,它证明自己是9的立方。这个词κηφα?(磐石)是耶稣赐给彼得的神秘名称。到目前为止,已经显示了为什么圣殿骑士给他们所谓的巴弗灭取名叫巴弗灭。巴弗灭就是密特拉神,就是殿角上的立方形石。”

    也许,莱维的著名版画中,巴弗灭所坐的那个立方体,可能被解释为圣殿的基石、砌体以及基督的象征。(“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马可福音。)

    撒旦教会徽章:巴弗灭印记

    当莱维否认他的巴弗灭等同于魔鬼时,他提议将巴弗灭视为启蒙的象征,这种联系在其他地方也有过。18世纪的德国神学家和共济会成员约翰·奥古斯特·斯塔克似乎是第一个提出这一建议的人,在他1766年的《圣殿正典》中。事实证明,巴弗灭是撒旦的这种认同是持久的。所谓的巴弗灭的标志(山羊五角星),是巴弗灭主题的一个变体,近年来因其被各种重金属乐队采用而流行起来。事实上,这一设计早在1968年的唱片封面上就出现过,其名为《撒旦教会的弥撒》。除了一段撒旦弥撒本身的录音外,唱片还收录了一些后来发表在《撒旦圣经》上的口语材料,《撒旦圣经》的封面上也精选了这个标志。在已有的记载中,这个标志被认为是撒旦教会的创始人安东·拉维所创造,然而,它确实有19世纪的特征。

    斯塔尼斯拉斯·德·瓜伊塔是一位19世纪末的法国诗人、犹太神秘哲学者和玄学家,他在1897年出版了《黑魔法的钥匙》,并在387页的插图画了两个五角星,其中一个是倒的,即两角在上。这个图标里有一只山羊头,五个角分别对应五个希伯来字母,从最下面的角开始逆时针旋转拼出来是LVYTN或者Leviathan(列维坦),即《旧约全书》和《伪经》中提到的巨大的海兽;
    德·瓜伊塔的设计里也有Samael(萨麦尔:也就是路西法或者说是撒旦)和Lilith(莉莉丝:《旧约》里亚当的第一个妻子)。很明显,为什么这个五角星是反向的,向下指向地球或地狱(相反,向上指向的有亚当、夏娃的名字和希伯来语字母中的“基督”的拼写)。五角星在魔法中是一种象征的图形,正三角形表示白魔法,倒三角形则表示黑魔法。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拉维将它选为撒旦教会的官方徽章的原因。

    这个“利维坦”魔符被认为是奥斯瓦尔德·沃斯为德·瓜伊塔设计的,他后来制作了自己的塔罗牌。之后,这幅图像被复制到莫里斯·贝西1962年的《魔法千史图册》中。贝西的书是拉维的图像来源,但是撒旦教会的图像保留了希伯来字母,删除了莉莉丝和萨麦尔的名字。也许希伯来语看起来更深奥,但更重要的是,拉维希望保留利维坦这个名字,利维坦(根据15世纪魔法书《亚伯拉梅林之书》)是地狱四魔王之一,其代表水和西区的元素。

    作为撒旦教会的官方标志,巴弗灭在世界各地有多种形式可供选择(可以在网店上购买刺绣的巴弗灭布、T恤、帽衫等)。当然,这有助于传播巴弗灭这个名字并帮助人们认识。

    撒旦教会声称他们选择这个符号,并非作为撒旦主义的标志——的确,此前撒旦主义使用颠倒的十字架、耶酥受难像……如同对基督教艺术的拙劣模仿,虽然也有山羊、恶魔的形象——但称作“Baphomet“印记”的完整图示只有在撒旦教会建立后,经安东·拉维改造才深入到大众传媒的意识中,经大量极端音乐乐团使用而进入我们眼帘。

    总之,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山羊在西方神话、文化中,成了恶魔的代表,这也是西方比较独特的恶魔文化。

    相关热词搜索: 羊头 探秘 恶魔

    • 生活居家
    • 情感人生
    • 社会财经
    • 文化
    • 职场
    • 教育
    • 电脑上网